李柱铭

文:


李柱铭洛央央染上晨阳的密长睫毛轻颤着,羞得跟害羞草一样敏感,小脸通红没脸见人的她,没发现封圣看着她的冷眸,忽然闪过一抹柔情”和华一飞本来就谈的差不多了,在封圣冷声冷调的语气下,洛央央哪里敢忤逆他,只下意识的连连点头求他?洛央央呆滞了一瞬,不让她母亲发现,不应该是两人共同的目标吗?怎么在封圣的嘴里,这成了她单方面的请求?难道他不怕两人的关系被发现?“央央,你在房间吗?”洛瑛四十出头的年龄,保养得宜看上去不过三十几岁,温柔细致的面容满是书卷气质

他吓着她了?“呜呜……”一听到被子外传来诡异的冷声,洛央央都快吓哭了,哆嗦着求饶道,“别叫我,我不认识你,冤有头债有主,我长这么大从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,明天我就给你烧纸钱,我胆小,求求你别缠着我”洛瑛温柔一笑,招呼着洛央央到她身边去果不其然的,在她偷瞄的视线中,封圣突然箍住她的下颌,抓着那把口香糖就往她嘴里塞李柱铭封圣开门的声音很大,门板撞击在墙壁上发出很大的声响,似乎在暗示着他的情绪不太稳定

李柱铭若不挣扎,她怀疑自己会被封圣给生吞活剥了亲一下就想敷衍了事?没那么容易亲就亲,又不是没亲过!早亲完早下车,然后就不用再面对封圣这个王八蛋了

舔了下残留着她清香的唇瓣,封圣刚想让司机开车走人,就看到洛央央的手机落在了座位上“她知道你喜欢封屹?”封圣紧盯着洛央央,语调森冷暗沉,意味不明”第7章我和男人滚床单了李柱铭

上一篇:
下一篇: